ssaaaannnnsssss

热爱ut,热爱骨子,吃all福all,偏爱sf和人类组,并不介意羊猹,但骨兄弟和soriel恕我吃不下去。

【GE】最后的回廊

背景是屠杀线的sans战

无cp向,喜欢的话可以脑补成sf的刀子。

Frisk的人称我用的是‘他’,可以认为是男性或者女性,无性小孩也可以。

话痨Frisk出没,有加自己的理解,也有ooc。

这个Frisk已经黑掉了,自己黑的。

文笔并不好,有点流水账,如果能看开心那就最好不过了。

欢迎提出各种建议(〃'▽'〃)

————ready?————

Frisk拿起刀子,向最后的回廊走去。


本以为这是一场恶战,毕竟Mettaton是个机器人,全身的金属材质使他没有任何弱点——但不知为何,他的一次攻击就击败了他。


Frisk决定不再多想,毕竟事情都过去了。


不知何处而来的阳光照耀着金碧辉煌的回廊,四周一片寂静,你知道没有任何人会来。


也许还有一个‘人’,那个自从他的手上沾满了他的兄弟的灰尘之后就一直没见过的怪物——sans。


似乎是验证他的猜想,就在前方不远处,一个矮个子的黑影双手插兜的站在那里。


Frisk走上去,跟sans面对面。


“你好呀。你最近很忙啊,对吧?”


“还好吧,我可不像你,我可是做了一篓子的事情,‘一骷髅子’。”Frisk用sans曾用过的双关嘲讽了回去。


“所以,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sans不管Frisk,自顾自的说了下去。这让Frisk稍微感觉没劲。


“你是不是觉得即使最坏的人也能改变...?觉得只要经过努力,每个人都能成为好人?”


Frisk挑了挑眉,上前一步,“emmm...现在问这个还有意义吗?你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了吧。”


sans略微低头,轻笑了几声,“呵呵呵呵呵...好的。这样吧,我有一个更好的问题。”

Do you wanna a bad time?”


sans的眼窝全黑了。


“如果你再往前跨出一步的话,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你可绝对不会喜——”


“先暂时把这事放一边如何,你说了这么多,也该轮到我了?”Frisk打断了sans的话。


这话似乎让那个骷髅有点疑惑,Frisk没管他,继续讲了下去。


“ok,你应该对我十分的厌恶,就如我对你们所有的怪物一样——呵,不过还是多谢你的配合。接下来我的话,你只要听着就行了。”


“掉下来是个意外,我只是来避个雨,谁知道这里有这么的大坑呢。这个坑太高了以至于我上去不,我只能继续走。”


“然后我遇到了一只对我抱有杀意的黄色小花,同时他说了这么一句话‘这个世界不是杀人就是被杀。’。”


“这话我现在觉得很有道理啊,虽然最初我并不觉得。”


“后来一位羊女士过来用火球赶走了它,并带我走进了遗迹。这个羊女士十分的温暖——开玩笑的,不过这是我最初的想法。”


“这位‘温暖’的羊女士让我跟假人对话,并让我在以后遇到怪物时不要杀死他们,只要饶恕他们就行了——MERCY THEM。之后她会出面解决的。”


“我信了,然后呢?”


“我一直饶恕着攻击我的怪物们,他们却没有停止攻击。我死了一遍又一遍,但我始终相信着这个羊女士对我所说的,我也一直按她的要求做着——饶恕他们。”


But nobody came


“最后我放弃了。凭什么要求我饶恕他们——甚至他们根本不饶恕我?”


“你向我问了这么个问题,那么作为‘回礼’,我也该问你个问题。”


“我是个‘最坏的人’,你觉得你们好到哪里去呢?”


“杀害一个初来的孩子一遍又一遍,却还要求他饶恕那些‘杀人犯’?”


Frisk看着sans,摆了摆手,“话说再多也没用了。这个地底只剩你和我了吧。我也许之后良心发现会重置?或者不会?谁清楚呢。”


“不过现在——”Frisk拿刀指向了sans,sans也开了他的审判眼。


“——开始战斗吧。”


评论(3)
热度(32)

© ssaaaannnn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