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aaaannnnsssss

热爱ut,热爱骨子,吃all福all,偏爱sf和人类组,并不介意羊猹,但骨兄弟和soriel恕我吃不下去。

当undertale的Frisk穿越到了underswap的世界(一)

长篇预定,更新看脑洞。

也许之后会成为短篇合集。

不知道有没有人用过这个脑洞。

cp没定,有fc或cf的友情向,那是肯定的。

Frisk和Chara都是没有性别的,同一人称,英文人称依旧是they,也许不会用到英文。

长长的流水账,文笔并不好,有大量的游戏台词,写出来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脑洞,欢迎提出各种建议。

underswap的设定虽然补过但可能会有bug,欢迎小天使们提出来。

————ready?————

  经过无数次的重置之后,Frisk再一次来到了Asgore面前,熟练地躲开了他的所有攻击之后选择了饶恕他,而那朵黄色的小花也因为很久之前跟他们俩打过一次并灵魂反抗了他之后,Frisk已经很久没有跟Flowey进入战斗了。

  毫无疑问的,Frisk每次重置进行的路线都没有选择FIGHT。

  与怪物们成为朋友,与国王Asgore战斗,最后接一通来自Sans的电话,这种事Frisk已经做过很多次了,久到Sans看他的眼神都变得有点奇怪,最近几次重置Sans甚至没有玩他的屁垫笑话,直接把Frisk领到了形状便利的台灯面前让他躲后面之后就和匆匆跑来的Papyrus说着Frisk已经听过很多遍的骨头笑话。

  如果不是Frisk并没有进行任何FIGHT,也许Sans就不会这么‘和蔼’的对待他了……虽然Sans知道Frisk的目的就是了。

  Frisk在瀑布聆听了怪物们的愿望之后一直想要进行一次真正的完美结局,然而不幸的是,无论Frisk做了什么,在最后到达Asgore面前时,Asgore总会用他那柄鲜红的三叉戟无情的毁掉Frisk面板上的MERCY,来宣告Frisk这一次路线进行的又一次历史性的失败。

  说实话,如果不是有着常人难及的决心,Frisk早就放弃重置而回到地表了。

  在这个所有人的行为、语言你都已然知晓的世界,其实还挺无聊的。

  感谢Sans这个变数有时会给Frsik带来一点小小的惊喜,让Frisk不至于对已经进行多次的旅行产生怠惰之心,除此之外,就要感谢一下一直陪伴在Frisk身边的那个‘人类’——Chara了。

  Chara作为掉落的八个人类中唯二的决心拥有者,他的行为方式在Frisk认识他的第一天就表现出了明显的不同——Chara立志于FIGHT,并使劲撺掇Frisk去进行屠杀,对此,Frisk坚决的表示NOPE。

  作为曾经的决心拥有者,Chara对于时间线的重置自然是一清二楚,因此作为这个地底旅途中唯二的有记忆的人,Chara日常怼Frisk——这已经成为旅途中的乐趣所在。

  这一次回忆了很久啊。Frisk这么想到,并抬手向RESET按去。

  那么接下来我要更加努力的去进行完美结局啊。

  Frisk眼前一黑,重新掉下了地底……?

—————DETERMINATION—————

  抬头依稀可见这个洞的边缘,只是十分高,以你的力量根本爬不上去。在洞底的正中央有着不知名的金色小花接住了一个人类小孩,你知道这个花是毛莨,Chara家乡的花。

  问题是……被接住的人类小孩穿着黄绿条纹的衣服。毫无疑问,这是Chara。

  Frisk看看实体的Chara,又看看自己的半透明身体,内心十分崩溃。

  "叫你重置这么多次啊啊啊啊!!现在好了,Chara会直接屠杀完所有人的啊啊啊啊……诶?"

  穿着黄绿条纹的孩子此时已经醒了过来,他用他那红色的眼睛在盯着Frisk,似乎在疑惑为什么这个像是人类的家伙神情如此的急躁。

  Frisk的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Frisk想起了当初被Chara念叨的恐惧。

  "heya,Chara?你现在感觉如何?"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叫Chara?"Chara没有回答Frisk,而是提出了另一个问题。

  "额,这种事并不重要,我知道你叫Chara,这就行了。"Frisk捏了把冷汗,看来这也是个‘Chara’,不过不是他所认识的Chara。

  "咳咳,你想出去的对吧?"Frisk打起精神,虽然这个世界他并不是掉落的人类,但这阻止不了他想要进行完美结局的决心。"也许你只有那一条路可以选了。"Frisk指了指那条小路。"你可能不相信我,这我能理解。但是你并不能从上面出去……那太高了,而且十分的危险。既然如此,不妨寻找另一个出路?"

  Chara看着神情紧张的Frisk,虽然总觉得他有所图谋,不过他对他好像并没有恶意,而且他也只能相信他了。

  "你叫什么名字呢?……幽灵先生?"Chara询问着。

  "我叫Frisk。Frisk the human。"

  "……明明是幽灵。"

  "我是人类啦!"

  在吵闹声中一人一幽灵遇到了一个障碍物。

————DETERMINATION————

  Frisk看着站在原本是Flowey站的位置的提米,他感觉他的决心保持不住了。

  原来不只是他和Chara对调了,提米和Flowey也是吗?!这究竟是一条怎样神奇的时间线啊!

  "Hoi!我素提米!李一定素刚来地下对吗!awawawa!李一定很困扰吧!提米讲会教你介里滴游戏规则!李准被好了吗??反正提米四准备好了!!"

  "他说话一直这样的吗,感觉好累啊。"Chara对Frisk说着悄悄话。

  "说实话,我不清楚。"Frisk表情扭曲的看着提米。看来就算是小花牌的提米也依然改不了口音的问题啊。

  此时提米与Chara进入了战斗,在场所有人都看见从Chara的体内渐渐飘出了一颗红色的心。

  "看见介颗心了吗?那素李滴凝魂...素李滴绳命精华所在!李滴凝魂起初很弱小,但素随着lv的提森就可以变滴更强!"

  "总体来说是没错的……除去口音。"Frisk对Chara说道。

  "lv是什么?"Chara问Frisk。

  一旁的提米听到Chara的问话,以为是在问他,回到:"李问森么素lv?当然了,它素LOVE!!李想要一些LOVE对吗?不要担心...我讲会分一些给李!!!"

  提米眨了一下眼,从他的体内飘出了一些白色小颗粒。

  "在地下世界,LOVE素通过...小小的白色的...‘提米薄片’传播的!!!"

  "哦天哪我还以为他会说友谊颗粒。果然不会这么简单。"Frisk捂住了脸。

  Chara很疑惑:"友谊颗粒?"

  "emmmm......你不用知道这个。"

  人类似乎走神了,不过即使如此提米也依旧要将他的话讲完。

  "李准备好了吗?动起来!能接多少接多少!"说罢五粒‘提米薄片’就向Chara飞去。

  "快躲开Chara!!"Frisk朝Chara大吼,但是已经来不及了,Chara十分‘听话’的全部接住了这些‘提米薄片’,同时也能看到Chara的血条下降至1.

  Frisk扶额,他知道Chara一定能躲开的,只是现在Chara的恶趣味犯了!

  "你个蠢货。"只见提米的脸顿时狰狞起来。Chara震惊这些小东西攻击居然这么高。

  如果可以Frisk十分想把Chara拉回来打一顿,然而他只是个幽灵,幽灵并不能接触实体。

  看上去他还是个只能被Chara看到的幽灵。Frisk叹了口气。

  "在这个世界,不是杀就是被杀!谁会错过如此大好机会!?"说罢Chara的周围出现了一圈的‘提米薄片’,这个圈还在不断的缩小。

  "死吧!"提米狞笑着。

  Chara看着不断缩小的圈他一点一点的后退,但是没有办法,这个圈将要碰到他了!想起之前试过的这个小颗粒的攻击,Chara面上也不由得焦急了起来。

  而此时Frisk丝毫不担心,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羊妈就会像当初赶走Flowey一样的赶走这个提米。

  似乎是为了印证Frisk的想法,那圈提米薄片突然消失了,同时远处一个火球亮起,并飞过来打飞了提米。

  看着眼前的场景,Frisk稍微放了点心。

  就当Frisk想要问Chara怎么样的时候,翩然而至的身影让Frisk将要脱口而出的关心深深的咽了下去。

  ……那富有特色的角,那仁慈(?)的面孔,那浓厚的胡须!没有错!那道身影就是Asgore!

  Frisk无视了Chara对她脸色不太好的询问,愣愣的看着Asgore穿着羊妈的衣服说着羊妈的台词。

  他感觉他的决心要破碎了。

评论(6)
热度(62)

© ssaaaannnn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