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aaaannnnsssss

热爱ut,热爱骨子,吃all福all,偏爱sf和人类组,并不介意羊猹,但骨兄弟和soriel恕我吃不下去。

当undertale的Frisk穿越到了underswap的世界(二)

长篇进行时,更新看脑洞,我也没想到我今天就把这个脑洞延续下去了。

基础cp,FC或CF的友情向cp,目前也就这对了。

两只人类没有明确性别,统一人称为代表了双性的,不过英文依旧是they,英文根本不会用到吧。

这个流水账非常长(也许不)欢迎提出各种建议~

如果能看开心那么就最好不过了。

即使是在underswap的世界,一些台词我依旧是用undertale里的,因为不知道如何改动。

虽然看过underswap的基本资料了,但还是会有一些bug,欢迎小天使们提出来www

————ready?————

  Frisk算是明白了,这个不知名的时间线估计是全员都对换了,例如羊爸和羊妈……

  看着羊爸十分温柔的对Chara说着原本是羊妈说的话,想起当初羊爸没说几句话就拿三叉戟直接碎掉二人的仁慈的场景,Frisk不由自主的捂住了眼睛。

  ……这真鸡儿辣眼。

  此后Chara和Frisk跟着Asgore进入了遗迹,Chara有Asgore带着解谜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至于Frisk……一个没有实体的幽灵还需要解谜吗?他飘过去就可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Chara已经被Asgore带着来到了一个屋子,这个屋子并没什么奇怪的,唯一一点,它非常的长,对面的门在你看来已经小的不能再小了。

  "到目前为止你一直表现的非常好,我的孩子。"Asgore松开了他牵着Chara的手。"但是...我有一件很困难的事要请你去做。"

  "什么事呢??"Chara有点兴奋。"是要打谁吗?之前那个拦我路的蛙吉特我看他不爽好久了。"

  "Chara no。"Frisk拍了拍Chara的肩膀。

  "为什么你要用暴力的手段去解决呢?有时候我们可以用更柔和的方法来解决问题,比如……"邀请对方来喝一杯金色花茶。

  "比如跟他讲一些‘硬’道理!!"Chara挥舞了他的拳头。

  “这个双关真烂。”Frisk这么想着。

  "额..总之!我希望你能一个人走到这个房间的尽头,请原谅我。"说罢Asgore便匆匆向远处跑去,不知为何他的背影在Frisk看来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Chara听到这个要求之后十分不满。"这很困难吗?当我还是个小孩子吗?不过是自己走一段路而已!"

  "恕我直言,Chara,你现在确实是个小孩子。"

  "Frisk你闭嘴。"

  Chara慢慢的走在屋子里,他十分的悠闲,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在完成一个挑战,比起来这更像是散步。Frisk慢慢的飘在Chara的身边,看着远处柱子后面完全藏不住的Asgore的身影,他感觉Asgore就快要被Chara急死了。

  最终,慢悠悠的Chara和他的幽灵Frisk历经磨难来到了Asgore面前,Asgore笑眯眯的说完了他的话之后就塞给了Chara一个手机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瞧,你走了这么久还是有点收获的——一个手机!"Frisk这么对脸色有点黑的Chara说到。

  "可是这没什么用!我并没有什么人可以联系!"Chara反驳。

  "你可以给Asgore打个电话!"

  "……这很无趣,Frisk。"

  "试着调情一下?你会爱上这种感觉的!"Frisk悄咪咪的拿出了FLIRT按钮。

  "行吧,我试试……啊通了。你好,请问我可以叫你老爹吗?"Chara一脸冷漠的对着电话一头的Asgore说到。

  "老爹?啊,当然可以,我的孩子,只要你开心的话。"从语气可以听出,这个身躯庞大的怪物十分的受宠若惊。

  "那么,老爹,请问你的眼睛是地图吗?因为它使我迷失了自己~"

  "啊……呵呵,你真可爱,我真想摸摸你的脑袋。"电话挂断了。

  Chara看向了Frisk。Frisk充满决心的回视Chara。

  "干的不错嘛,真没想到你能想出这种话来。"Frisk对Chara竖起了大拇指。

  "这一点都不有趣,他肯定把我当成一个脑子有问题的人了。"Chara回敬了Frisk一个中指。

  "嘿放心吧,你只是一个小孩,大人们对小孩很宽容的。"

  "如果你不是幽灵你现在就已经被我打了十来回了我告诉你;-)"

  随后Frisk和Chara就开始在遗迹里走动了。也是在这时Frisk清楚的明白到了,就算是在他的立场的Chara,就算要饶恕怪物们也绝对是先打残血再饶恕的。

  真不愧是屠杀狂魔Chara呢...即使是性格稍微改变的他也依旧暴力。

  看着Chara用一根树枝狂扁遗迹里的怪物,Frisk只求Chara能精确的锁血不要把怪物打死,或者记得存个档以便于打死怪物后回来读档。

  一路上Chara打过的怪物们在被Chara饶恕之后都不由自主的上交了他们的钱然后飞快的跑掉,因此Chara的小钱包也越来越满。

  "我喜欢这里!!"Chara一遍数钱一遍兴奋的对Frisk说,"打人也能挣钱,真是太好了!!"

  说起挣钱,Frisk想到了提米村庄,当初在提米村庄Frisk用狗剩空手套白狼,不仅成功把提米送去大学,还把提米铠甲给坑到了手。现在调换之后的提米村庄又是怎么样了呢……

  Frisk阻止自己继续想下去。

  就当Chara和Frsik两人在交谈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两人向前方看去,一个有着斜刘海的幽灵躺在一堆金色花朵上,他大声的说着Z,并时不时睁开一只眼睛看看Chara有没有走开。

  虽然样子不太对,但是Frisk觉得他应该是Mettaton,那个超爱秀自己的大长腿的地底知名偶像,现在看来他是和Napstablook对调了?不过那个害羞的幽灵会成为怎样一个偶像呢……他好像很喜欢弄CD,会是音乐家吗?

  "我现在该怎么办?‘温柔’的请他走吗?"Chara危险的盯着Mettaton,他手中的树枝已经蓄势待发了。

  "Chara,你应该知道幽灵是没法被伤害的吧。"Frisk拦住了Chara。"你可以试着和他聊聊天之类的,也许它愿意挪个道?"

  "不能直接穿过去吗?"Chara放弃了对Mettaton进行攻击,但他也不乐意浪费时间在一个幽灵身上。

  "Chara,友好点。"Frisk无奈出声。

  "okay,okay,I know。"说罢Chara就走向了Mettaton,并蹲在了这个幽灵旁边和他说着悄悄话。Frisk看着眼前这一和谐的场景心里默默地送了一口气,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吧……?

  然后Frisk就看见Mettaton撒着热泪就飘走了。直觉告诉Frisk这一定和Chara有关。

  "我没做什么啊。"Chara摊手。"只是和他说了一会悄悄话,不过他也太玻璃心了吧。"

  "你一定说的不是什么好话。"

  "你伤到我的心了Frisk。"

  跳过这一插曲,一人一幽灵继续前进,来到了Grillby的火焰资助站。

  "这是捐款?‘火焰资助站,捐献的人将得到火焰守护神的庇护’?火焰也需要资助吗?"Chara摸着下巴思考着。

  "也许吧,怪物的类型有很多呢。"这里大概就是Grillby了,火焰怪物里的标志性人物。原本这里是Muffet蜘蛛小姐的捐款点的。看来是他们两对调了。

  "不过我更好奇火焰守护神的庇护是什么。"

  "那就捐个款吧。"Chara拿出了20G放进了捐款盒子里。"反正钱还有多的,目前也用不到多少钱。"

  "意外的善良呢,你。"Frisk一副‘看错你了’的表情。

  Chara对Frisk竖了个中指。不过Frisk也有点庆幸,这样就不用忽悠Chara去捐款了。既然当初买个蜘蛛甜甜圈就能跳过一个战斗的话,现在捐款应该也一样的吧。

  终于人类们来到了一颗枝繁茂密的树下,奇怪的是树叶这么多地上却连一片落叶都没有。

  Asgore匆匆赶来,看见Chara马上跑过去握住他的手:"你怎么到这里的,我的孩子?你受伤了吗?一点伤都没有...很厉害!不过呢...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这么久。用这种方式试图给你个惊喜是不太负责任的。"

  Chara准确的抓住了重点:"惊喜?什么惊喜?"

  "你有点财迷倾向哦Chara。"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Asgore神情尴尬了一下:"额..好吧,我也不能再藏着了,来吧,小家伙!"

  "希望是一大叠钱,我不介意庸俗点的。"Chara一遍对Frisk说着他的幻想一遍跟了上去。

  "别人可不是像你这样的。浪漫点Chara。"

“那么刷不爆的银行卡?地底有吗?”

  "你的‘浪漫’出了点问题。"

  走进遗迹中的小屋,Frisk便闻到了甜甜的香味,"蛋糕吗?"Frisk嘀咕着,"没想到羊爸的手艺也挺好的。"

  接下来Asgore便把Chara领去了属于他的房间,并让他睡一个好觉。

  "虽然有点出乎意料,但他的意思是我有了我的小房间对吧。"

  "是这样没错。"Frisk看着Chara兴奋的查看着房间里的东西。

  过了一会,Chara的热情消退了。"我可以把房间租出去的对吧。"

  "Chara住手。"

  "开个玩笑,现在哪有人会租我的房子。"

  "也对,你可是把所以怪物都给揍了一遍。"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的Frisk。"   

评论(7)
热度(39)

© ssaaaannnn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