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aaaannnnsssss

热爱ut,热爱骨子,吃all福all,偏爱sf和人类组,并不介意羊猹,但骨兄弟和soriel恕我吃不下去。

当undertale的frisk穿越到underswap的世界①

跟之前不同,这篇是underswap的frisk也在的世界。

ut的福为小写【frisk】,us的福为大写【FRISK】

两只福都无性,私心猹为女♀

长篇预定,更新依旧看脑洞。

文笔不存在的,图个乐子就好了。

us的世界观看过也了解过,但一些小细节的东西我不清楚,如果哪里有bug欢迎提出来。

————ready?————

(1)

  frisk睁开眼,发现他没有躺在金色花丛中,而是漂浮着,跟他不远处的‘人’一样。

  不止行为,还有外表。

  frisk和对方面面相觑。

  "你好?我叫frisk,你是?"Frisk朝对方尴尬的笑了笑。

  "真巧啊,我也是FRISK。"

  空气似乎在一瞬间冷了下来。

(2)

  两魂看着绿衣条纹的小女孩冲上去接住了Temmie的‘提米薄片’,感想颇多。

  "我觉得,"FRISK说道,"这玩意不管怎么看都很可疑吧,为什么她会相信??"

  "恩……"frisk看着Temmie,他感觉他要混乱了,他突然想error一会来冷静一下。

  "算了,反正她应该不会死。"frisk看着那个他熟悉又不熟悉的小女孩说道。

  "为什么?明明那家伙明说了想杀她?"FRISK不明白。

  "因为……"frisk看向旁边匆匆赶来的羊型怪物。

  "主角光环啊。"

(3)

  女孩被羊型怪物指引着走,却在临走前回头看了一眼。

  "她能看到我们?"FRISK看着那个女孩,显然他对她很感兴趣。

  "也许吧,我们也跟上去看看。"frisk想起当初Chara在一路上一直对他叨逼叨叨逼叨,他决定停止这个回忆。

  两魂离Chara的距离并不远,但也是有一段距离的。

  直到Asgore离开后,FRISK上前一直在Chara身边飘过来飘过去,但Chara都没什么反应。

  “估计之前她回头是为了看看Temmie怎么样吧。”frisk对FRISK说。

  "我刚才就想问了,为什么他们都不管你们跟在后面。"

  原来能看见哦。

(4)

  三方会面之后的路途一点也不平静。

  显然,FRISK对于抱有攻击意图的怪物存在着杀意,他一直试图让Chara杀掉他们。

  frisk对待怪物们则十分宽容,他主张不攻击怪物,并饶恕他们。

  而夹在他们中间的Chara,则选择——

  把怪物们打到黄名再饶恕。

  这是个好办法。看看他们两魂勾肩搭背的样子就知道了。

(5)

  很快Chara便来到了一颗茂密的树下,然后被匆匆赶来的Asgore带去了她的房间,附赠一块蛋糕和一杯茶。

  不得不说这样安逸的生活很美好,但并不适合他们三人。

  "快点走啦这里好无聊的。"FRISK催促着。

  "如果你不是灵魂体的话你肯定不会这么快走。"frisk看穿了FRISK。

  "那又如何,我就是无聊啊,我又睡不着觉。"

  "Chara应该也想走,不过目前看来她是走不了的。"

  Asgore一直拉着Chara聊他之后的规划。

(6)

  对于Asgore试图阻止Chara离开最后对Chara发动攻击的行为,除了Chara,两只飘着的好像都不意外。

  frisk是知道当初Toriel会拦着他,那么现在Asgore应该也会拦着Chara。

  至于FRISK——

  "我就知道这老家伙不会那么好心!!Chara快快快!把他干掉!!"

  FRISK显得很激动。

(7)

  当然是没有干掉的。

(8)

  走出了遗迹,外面的天气十分寒冷。Chara被冻的不行。

  "真羡慕你们感受不到寒冷。"Chara幽怨的看着两只。

  "我反而比较在意你为什么上身穿毛衣下身穿短裤。"FRISK反问道。

  "就当我脑抽吧,你们不也一样吗?!"

  FRISK和frisk看着自己和对方相同的蓝紫条纹毛衣和棕色短裤,陷入了沉思。

(9)

  没走几步路三人就发现后面有人跟着。

  原因是那根Chara拿不起来的木条被踩断了。

  "这得用多大的力才能踩断啊,虽然Chara还是个孩子,但她拿不起来的东西应该不算轻吧"

  frisk也很好奇,当初sans他是怎么做到踩断它的。

  等等……当初是sans踩断的,那么现在是谁啊……

  想起来Asgore和Toriel的对调,frisk他感觉发现了什么。

(10)

  "人类。"

  后面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到近,一个高大的黑影走到了Chara的背后,发出了低沉的声音。

  "你不知道该怎么和新朋友打招呼吗?转过身来——和我握手。"

  Chara听话的转过了身,并伸出了她的手,黑影也伸出了他的手。

  然后放屁声响彻在这个寂静的林子里。

  Chara尴尬的笑了,两只Frisk感觉没眼看了。

(11)

  显然和sans对调的是他的兄弟papyrus。

  frisk看着papyrus穿着黄色卫衣,抽着烟,带着Chara藏起来,他感觉不能直视那个他心目中的小天使了。

  天使堕落了啊……

(12)

  与他堕落的兄弟一比,sans简直太可爱了。

  看着小小只的sans因为他兄弟的双关气的直跺脚,frisk的心都快要被他融化了。

  可爱,想日。

(13)

  FRISK和Chara看着表情不停变换的frisk,然后他们对视了一眼,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完了,我的伙伴脑子可能有点不对劲。

(14)

  作为曾经被papyrus夸奖过的解谜大师,现在sans做的谜题自然也不在话下。

  Chara凭借着frisk的暗中提示很轻易的过了这些谜题。

  在sans激动的离开了之后,papyrus抽着烟,看着Chara,缓缓的说道

  "你一定是个对解谜十分擅长的人吧?我的意思是,你总不可能之前见过这些谜题吧?"

  Chara心虚着悄咪咪看了frisk一眼。

(15)

  除了怪物们的对调之外,雪镇还是一如既往。

  不过光是怪物的对调就已经令frisk崩溃了。

  看着Asriel站在圣诞树前,frisk顿时就明白Monster Kid和他对调了。

  然后呢?最后Chara要和七彩的MK打一架吗?

  frisk阻止自己继续想下去。

评论(3)
热度(67)

© ssaaaannnn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