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aaaannnnsssss

热爱ut,热爱骨子,吃all福all,偏爱sf和人类组,并不介意羊猹,但骨兄弟和soriel恕我吃不下去。

Hopeless。

设定Frisk无性,人称

确认无cp。

有感而发,Frisk有黑化潜质。

也许已经黑了。

文笔不存在的。图个乐子就好。_(:зゝ∠)_

——ready?——

  Frisk清醒在一片黑暗里。

  他刚刚完成了完美结局,在大家的欢声笑语中看着美丽的夕阳按下了RESET,本以为他会被一堆黄色的小花给接住,然后开始他新一轮的旅程——

  没有,没有黄色的小花,没有通往遗迹的小路,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黑暗,能把人逼疯的黑暗。

  Frisk渐渐慌了神,他开始喊叫,哭泣,企图这片寂静的黑暗之中能出现点什么其他的东西——哪怕一只微不足道的小虫!

  Frisk一直哭喊着,他的嗓子开始隐隐作疼,但他依旧没有停止。

  But nobody come.

  最终,Frisk停止了这个没有意义的行为。

  他躺在那片黑暗之中,学着当初小幽灵在用餐之后的行为,让自己沉浸在一片星海里,成为那里一个微不足道的垃圾。

  他开始自娱自乐,想象出一个人来跟他对话,他们聊得很开心。

  他渐渐地忘却了以前的时光,认为他生而就是一人。

  这样的时光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道光照射了进来。它很细,却刺眼的让Frisk留下了眼泪。

  Frisk开始向光射进来的方向跑。

  他不知疲倦——他确实感觉不到,只是一直一直的跑下去——这可比自娱自乐要有趣的多。

  努力的人总会有回报的。

  Frisk再次清醒过来便看到了阳光从上面的洞口照耀下来,照亮了那一丛黄花。

  棕发的小孩躺在黄花堆上,他微微皱眉,似乎不喜欢那道阳光来打扰他的睡眠。

  很美好的场景,Frisk这么想着,如果他不是个幽灵的话就更好了。

  是的,Frisk成为了幽灵。

  他什么都不能做,不能打架,不能交谈,他甚至不得不跟着那个蓝紫条纹衣的小孩走。

  但这已经好太多,比起那片黑暗来说,在这他至少还能见到一些‘’人,哪怕他已经‘’了。

  Frisk看着那个小孩散步在遗迹,然后经过雪镇,前往瀑布,通过了热域,穿过核心,到达了‘新家’。

  棕发小孩一路上结交了很多朋友,温柔的Toriel,性格是两个极端的骷髅兄弟,急性子的英雄undyne,胆怯的皇室科学家Alphys等等怪物,他们都抵抗不了他的人格魅力而成为了他的好友。

,甚至连Frisk都被他吸引,开始为他的旅程担忧——快到尾声了,他该怎么做呢?

  是留下,还是离开?

  最后,他历经了险难,决心不知破碎了多少次,他终于成功的把怪物们带到了地表。

  和煦的阳光洒在他们的身上,怪物们都被这美丽的夕阳所吸引,棕发孩子看着远处的建筑物与山脉,他那一成不变的表情开始有了变化。

  他开心的笑了,因为他终于做到了,那个他在许愿室听到了怪物们的愿望之后就一直想做的事!

  Frisk也在替他开心,不知为何,他能够感觉这种情绪。

  突然间,黑暗吞噬了一切。

  棕发小孩呆滞在黑暗中,他上一秒还在和他的朋友们庆祝着,却在下一秒失去了他们!

  发光的橙色按钮渐渐浮现了出来,上面的RESET似乎在嘲讽着这一切。

  Frisk看着这场面,笑了,笑出了声,整个空间似乎都在回荡他的笑声,又似乎没有。

  他想起来了!这不过是一场可笑的游戏而已!而他是游戏里唯一的角色!被设定了路线的可悲的角色!

  时间线是存在!但重置并不是让一条时间线回到起点,而是让他前往其他同样的时间线!

  他给了无数的怪物们完美的结局,但是属于他的完美结局却永远都不会到来!

  Frisk大笑着看着棕发小孩迟疑的按下了按钮,泪水从他的眼角滑落,滴落的声音在空旷的黑暗里回响。

  可笑的轮回无法停止。

  绝望的人类今天依旧绝望。

评论
热度(11)

© ssaaaannnn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