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aaaannnnsssss

热爱ut,热爱骨子,吃all福all,偏爱sf和人类组,并不介意羊猹,但骨兄弟和soriel恕我吃不下去。

遗弃的蛋派。

sf向,pe进行时。

长椅,蛋派和跨物种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并不)

脑洞。

————ready?————

  sans坐在长椅上,吃着蛋派。

  估计谁也想不到,这个用桥花谜题为铺垫才能走到的深处吧,反而便宜了他偷懒。

  无视脑海里想象的papyrus将会对他偷懒的责怪,sans仔细思考着这个蛋派的味道。

  ‘即使这很好吃,但会有顾客乐意吃充满了番茄酱味道的蛋派吗?也许我该放少一点……?’

  sans吃的十分用心,以至于他的脸上稍微沾上了一点蛋派的碎屑。

  外边突然传来了动静,sans抬头一看。

  wow,这个隐藏的谜题被解开了呢——被那个人类。

  frisk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sans.

  她浑身狼狈,头发散乱的不成样子,显然做过剧烈的运动。

  毕竟frisk刚刚才顺利饶恕掉上一个怪物,还没来得及用决心‘存个档’就遇到了桥花谜题。

  她也是偶然尝试才意外进入了这个地方,不过更意外的是sans居然在这里。

  frisk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样子不合礼仪,她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再向sans打着招呼。

  「你好呀,我想你需要这个。」sans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他的小梳子,他总喜欢用小梳子挠挠他的头,梳一梳他那并不存在的头发,「我可以帮你,不过我正在打工,只要5G,你就能让

一个懒骨头亲自为你梳头发。放心,他很专业。」

  frisk的神情似乎有点兴奋,她点了点头。

  「我说了是5G吗?我的意思是50G。」    

  frisk想了想她自己的小金库,觉得这点钱她还出得起,依旧坚定的点了点头。

  「真的?那5000G怎么样?」

  frisk觉得她大概要堵着怪物们饶恕才能付得起这笔钱,但是这是个难得一遇的好机会,她还是点了点头。

  「一口价,50000G。」

  ……frisk抗议sans在坑人。

  「heh,开玩笑的kiddo。你真的有钱我也不会收的,那太有情感价值了……这样吧,你帮我个小忙,作为报酬?」

  虽然不知道这‘小忙’是怎么个小忙,但frisk还是答应了。

  「我先帮你梳完头,毕竟报酬都是要在做完事之后才给的。」

  虽然sans没怎么梳过头发,但他梳头发的水平很不错,动作轻柔的像是在抚摸,frisk舒服的像只被顺毛的猫。

  不一会头发就梳得整整齐齐。frisk询问着sans她该给的‘报酬’是什么。

  「很简单,尝试一下蛋派,然后给我你的意见——ok?」

  frisk比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尝了一下这个被咬过一口的蛋派。

  非常浓郁的番茄味,估计是把整瓶番茄酱都倒了下去……咦?

  frisk发现sans的嘴边有点点的碎屑。

  身为一流的调情大师,frisk想要搞事。

  她向sans靠近,做出一副要还蛋派的样子,然后在他不注意的时候——

  ——俯身吻掉了sans嘴边的碎屑!

  「蛋派非常好吃,不过对我来说,你更美味❤」

  无视口中浓郁的味道,frisk飞快的踏着桥花离开了。

  sans愣在了原地,然后他默默的把兜帽拉了上来,隐约能看到他的脸发蓝。

  他通过捷径离开了这里,只剩下一块被遗弃的蛋派。

  以及一朵不断重复着frisk的话语的回音花。

 

评论(4)
热度(72)

© ssaaaannnnsssss | Powered by LOFTER